青葱

一条咸鱼

不知道写了啥(从心)

我出生于夏天的晴雨,空气中浮着草的苦味,木头的香气,未成熟的果实的苦涩,母亲的粽色长发和粽色眼睛,抱起我的手使我注意到了袖边的绿色花纹,当她抱起我时,我靠在她胸口,睡去。
我的父亲是个惹哭我的能手,只有我一哭别人就会把我抱回原处,但父亲不会,他会在我哭时,托着
我的手,仿佛在做一组滑稽的动作。他还会用他坚硬的手揉我的脸。

我的睡眠时间少了,填补空缺的是我的活力时间。
我开始抗拒拥抱,像一只小猫一样挣扎跳出怀里。
-